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新闻中心 » 综合资讯 » 正文

陈忠实忆创作《白鹿原》:寻找真正“属于自己的句子”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   来源:人民网-文化频道  浏览次数:1000
核心提示:陈忠实的长篇小说《白鹿原》就是在这个小桌上写成的。(资料图)人民网北马赛ed2k京4月29形容连续不断的成语日电 (记者陈苑)今晨7点40分左右,作家陈忠实因病在夜逍遥社区西安去世,享年74岁。许多读者认识陈忠实,是因为其长篇小说《白鹿原》,而这部小说也鹅毛笔百度影音为他摘得了第四届茅盾文学奖


陈忠实的长篇小说《白鹿原》就是在这个小桌上写成的。(资料图)

人民网北京4月29日电 (记者陈苑)今晨7点40分左右,作家陈忠实因病在西安去世,享年74岁。许多读者认识陈忠实,是因为其长篇小说《白鹿原》,而这部小说也为他摘得了第四届茅盾文学奖。“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。”陈忠实在《白鹿原》开头写下了巴尔扎克的这句话,为该书定下基调。他曾坦言,《白鹿原》的灵魂,就是中国人从帝制之下走向现代文明的一个精神剥离的过程,剥去腐朽,滋长新生。

关于《白鹿原》的写作,陈忠实曾写过一本取名《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——〈白鹿原〉创作手记》的小册子。“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”这句话源自作家海明威。“读到海明威的这句话时,我的第一反应是,作家创作这种颇多神秘色彩的劳动,让海明威一句话说透了。这句话很准确,要准确就不容许夸张;这句话又很形象,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,如同勘探者寻矿源;这句话尤其着重在‘属于自己’这个划界,可以说把作家的个性化追求一语道破了。”陈忠实说。

陈忠实认为,自己的创作历程也是在“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”。他说,“我从初中二年级的作文课上写下第一篇小说,实际上就开始了寻找,只是那都是无意识的盲目,是从模仿赵树理的语言开始的。许多年后,当我在经过短篇小说中篇小说的探索,进入到长篇《白鹿原》的创作时,企图要‘寻找’到真正‘属于自己的句子’的欲望是前所未有的。”


陈忠实 (资料图)

陈忠实回忆,1985年秋天写作中篇小说《蓝袍先生》后,自己开始引发长篇小说创作欲念,“足足用了两年半时间,主要用心和精力都投入到我家屋后的白鹿原上”,直到1988年,“清明前几天或后几天,或许就在清明这个好日子的早晨,我坐在乡村木匠割制的沙发上,把一个大16开的硬皮本在膝头上打开,写下《白鹿原》草拟稿第一行钢笔字的时候,整个世界已经删简到只剩下一个白鹿原,横在我的眼前,也横在我的心中;这个地理概念上的古老的原,又具象为一个名叫白嘉轩的人。这个人就是这个原,这个原就是这个人。”

《白鹿原》是厚重的,陈忠实描绘了经典的文学人物群像:“我要表述的《白鹿原》里的最后一位族长,依他坚守着的《乡约》所构建的心理结构和性格,面临着来自多种势力的挑战,经济实力相当却违背《乡约》精神的鹿子霖,是潜在的对手;依着叛逆天性的黑娃和依着生理本能基本要求的小娥,是白嘉轩的心理判断绝对不能容忍的;以新的思想自觉反叛的兆鹏和他的女儿白灵,他却徒叹奈何,这是他那种心理结构所决定的强势,唯一难以呈现自信的对手;他倚重的白孝文的彻底堕落彻底逸出,对他伤害最重,却撞不乱他的心理秩序……”

60岁时,陈忠实曾重回白鹿原,他写到:“我在这原下的祖屋生活了两年,自己烧水沏茶,把夫人在城里擀好切碎的面条煮熟。夏日一把躺椅冬天一抱火炉,傍晚到灞河沙滩或原坡草地去散步。一觉睡到自来醒。当然,每有一个短篇小说或一篇散文写成,那种愉悦,相信比白居易纵马原上的心境差不了多少。正是原下这两年的日子,是近八年以来写作字数最多的年份,且不说优劣。”

据了解,《白鹿原》迄今已发行逾160万册,被公认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小说创作领域最重要的收获,至今仍然畅销,还被改编成秦腔、话剧、舞剧、电影等多种艺术形式。

《白鹿原》内容简介:

《白鹿原》是一部渭河平原五十年变迁的雄奇史诗,一轴中国农村班斓多彩、触目惊心的长幅画卷。主人公六娶六丧,神秘的序曲预示着不祥。一个家族两代子孙,为争夺白鹿原的统治代代争斗不已,上演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活剧:巧取风水地,恶施美人计,孝子为匪,亲翁杀媳,兄弟相煎,情人反目……大革命、日寇入侵、三年内战,白鹿原翻云覆雨,王旗变幻,家仇国恨交错缠结,冤冤相报代代不已……古老的土地在新生的阵痛中颤粟。厚重深邃的思想内容,复杂多变的人物性格,跌宕曲折的故事情节,绚丽多彩的风土人情,形成作品鲜明的艺术特色和令人震撼的真实感。

作家简介:

陈忠实,陕西西安人。1965年开始发表作品。197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。著有短篇小说集《乡村》《到老白杨树背后去》,中篇小说集《初夏》《四妹子》《夭折》,《陈忠实小说自选集》(3卷)、《陈忠实文集》(7卷),散文集《生命之雨》《告别白鸽》《家之脉》《原下的日子》等。短篇小说《信任》获全国优秀作品奖,《立身篇》获《飞天》文学奖,中篇小说《康家小院》获上海首届《小说界》文学奖,《初夏》获《当代》文学奖,《十八岁的哥哥》获《长城》文学奖,报告文学《渭北高原,关于一个人的记忆》获全国报告文学奖,长篇小说《白鹿原》获陕西双五文学奖、人民文学出版社炎黄杯文学奖、第四届茅盾文学奖。
(责编:陈苑、黄维)

 
 
[ 新闻中心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